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育儿

专栏作家家变

2019年11月21日 栏目:育儿

从乡场镇的下场口出来,跨过一道大堰埂,依山顺河而上,约三里远处,山梁的这一边,沿小河有五家住户,都是修的两层小楼,每家都隔有或三百米或两百米

从乡场镇的下场口出来,跨过一道大堰埂,依山顺河而上,约三里远处,山梁的这一边,沿小河有五家住户,都是修的两层小楼,每家都隔有或三百米或两百米,有的临路,有的傍山,各自形成单家独户。

其中,在水泥村道的开叉处,一栋一楼一底、修有车库的、外墙贴了瓷砖的新砖楼,依山傍路临小河,经过半年多的修建,座落在路边了。

小楼主人是一对四十七八的夫妇,男的叫焦申茂,女的叫梁桂花。他们家原来的土胚青瓦老房子,在他们新房斜背后的半山腰上,本来竹树掩映着,在山下面根本看不见房屋,是个非常清幽的绝好宅基,但上下出入,只能从一条约两百米长的羊肠小道上经过,凡够三个轮子的车,就没法经过,十分不便,就一直都想搬到路口来修房,可一直没能如愿。地震那年,因焦申茂从小就憨厚老好,村里队里就不给他家申领二万二千元重建补贴的指标,他家开始还很失落很不平,但一看开始重建后,建材人工啥都涨了两三倍,粗算了一下,庆幸没能领那二万二,否则多几个二万二都会打水漂了。事实证明,那些抢到了二万二指标赶在那时修房的,哪家都多花了五六万到十多万不等,但再后悔也来不及了。于是,焦申茂等到二零一二年才修房,虽然建材人工费没能跌回地震前的水平,但到底比赶在震后重建划算多了,省下的差价,至少等于领了三次二万二!修好后,两口子算了一帐,楼下大小七间还有个车库,楼上四间还有一个大楼台,这么多房子,共花了二十四万,要是震后就修,要花三十一二万,所以,虽然没能享受到国家补贴,也是很欣慰的。

焦申茂两口子感到欣慰的,远不止新楼房,更欣慰的是,开始修房这一年,恰好儿子大学也毕业了。房子修好,做恭贺新房酒宴时,二子还带了三个同学,从省城跑来庆贺,在来吃恭贺酒的亲戚和乡邻面前,这可让当爹妈的大大长脸了!

焦申茂两口子,是那种心不灵手不巧的低文化农民,连出去进厂打工的本事都没有,而焦申茂从小读书就是个白痴,小学混完就回家干农活儿了,而且他的长相也很坑他,左眼还是翻眼皮瞟眼珠儿,所以从小就没人看得起他。长大了,媒婆给他介绍女人,自然也只能在同级别姑娘中给他物色了,所以梁桂花也是个五大三粗、黑如包公、小学都没读完的不待人见的女人。但是,上天虽然亏待了他夫妻,却为了公平,也给了他夫妻一副好身板,没本事进城打工,没头脑上街做生意,却有一身蛮力,不仅把自家四亩包产地种着,还拣了几亩本队人荒弃了的地来种,甚至还把小河对岸别村撂荒了的几亩水田也拣来种着,两口子种了近十几亩田土,就算买了小旋耕机,但还是已经很累了,特别是每年往半山上用肩挑粮食,就是个绝对的苦力活儿了,但为了供养小孩读书,为了攒钱修砖房,地震后,因大面积建房,建材运输就非常繁忙,焦申茂没技能却有力气,就去为做水泥河沙生意的老板扛包,每扛一包挣一毛钱。就这样,先是年年种田,后来再加上年年扛包,前后二十几年下来,硬是把儿子的大学供了出来,把半山上的老房子留着堆柴草,用好田换坡土,和邻居换到了地基,把宽绰方便的新楼房也修好了。

两口子虽然很累,但高兴着,下一站目标,就是娶儿媳妇,抱胖孙子了。

新房恭贺酒宴后,儿子说,刚出来工作,才两千多一个月,还没钱给爸妈拿,请爸妈原谅。两口子听了,心里比吃蜂蜜还甜:二子多懂事啊!就给儿子说,爸妈还有钱,虽然修了房子,都还有七八万存款呢!

两口子照常种地、扛包,这两年扛包的活少一些了,但每年卖粮的收入,要净存两三万呢。有人说,你这么种田,要是算细账,那是亏本的。焦申茂说,管他亏不亏,我每年能存两三万,总不是假的。

二零一三年,儿子回来说:“爸,妈,给人打工,挣不到钱,我都工作快两年了,工资才过三千,想想那些买房还按揭的,心里都害怕,三千,怎能在省城里活下去啊?”

梁桂花还没听完就问:“儿子,你用不拢了,为啥不问爸妈要呢?”

儿子说:“老是要,也不是办法啊,再说,你们现在做得动,那要是做不动了,我向谁要?爸,妈,我是这样想的,现在的工,越来越不好打,像我们大学毕业生,越来越多,就越来越找不到工作,现在挖沟抬土的体力工人的工资,比大学生的工资不知高多少倍了,挖臭粪沟的,都有五六百元一天的了,我们又吃不下来那碗饭,所以现在这个工是没啥打头了啊。”

梁桂花是个急性子,又插问道:“儿子,难道你还想回家来种地?”

儿子说:“不是。是这样的,你们还记得刚修好房来我们家恭贺房子那三个同学没有?”

焦申茂和梁桂花都还记得,那是三个很诚实,很懂礼貌的小伙子,说:“记得啊,看你那三个同学,还很不错的嘛。”

儿子说:“爸,妈,现在,国家不是正在号召大学生创业吗?不仅号召,还给政策,我和三个同学商量,趁着国家号召之际,也算是赶上了政策机会,我们打工这么艰难,何不自己创业呢?但创业要投资啊,谈何容易?我们就认真了解了一下,适合我们大学生干的,莫过于电商、IT一类项目了,但算了算,各项投资,要八十万,我们四人就商量合伙投资,他们三个家里要富点,就多投点,多占点股份,我就少投点,投十五万。我想请爸妈支持我十五万,或者借给我十五万,行吗?”

这是大事,焦申茂两口子总得商量一下,就没立即回答,儿子就急了,说:“爸,妈,难道你们要看着儿子永远都打工吗?”

过了一会儿,焦申茂把梁桂花拉到另一间屋,商量了一番,出来说:“儿子,爸妈都相信你不会乱用钱,你投资办公司,这是好事,爸妈支持你。你等两天再回省城,因为自家不够那么多,我们还要去找几个亲戚借几万,借不到就得去贷几万。”

焦申茂两口子就给儿子凑了十五万,交给儿子拿去办投资公司。

当然,焦申茂两口子不但不会想着要儿子还钱,反而打算,先把借的钱还了,还要继续努力攒钱,才好娶儿媳妇。于是。继续努力种田和扛包,遇有其他用力气的活儿,全都干。

这以后,儿子打电话,总是说“公司还可以”,焦申茂两个也就很欣慰。

到二零一五年春节,儿子回来过年,梁桂花就问:“儿子,你咋这么瘦呢?人也黑了些了!”

儿子说:“妈,你是不晓得,开公司虽然不是打工,但是自己的,起步期要尽量省钱,就得少请人,自己就要多累些了嘛。”

到二零一六年,儿子回来过年,梁桂花看到儿子,心里就有些疼了,问:“儿子,你今年咋这么瘦呢?人又黑又黄,吃饭也少了,你们几个商量一下,该请人就请嘛,何必把自己搞得这个样子呢!”

到二零一七年的夏季,一天,焦申茂接到儿子有气无力的电话:“爸,妈,我病了,住在蜀西医院肿瘤科,你们赶快多带点钱来。”

这个电话,无异于晴天霹雳!

焦申茂和梁桂花立即丢下家里所有活儿,到信用社取了两万元钱带上,叫了一个街上的野的,火急火燎地跑到省城,找到蜀西医院,再找到肿瘤科住院部,见到儿子人都脱了形的病样儿,心都碎了,立即问医生:“我儿子得了啥子病?”

医生当着他们的儿子说:“你儿子得的是肝癌晚期,已经没法救治了,你们这就去办理出院,把他接到你们当地医院,去输液维持生命吧,要是好的话,看还能多维持一个月不。”

焦申茂两口子更是感到万箭穿心!

没办法,焦申茂夫妇只好强忍着悲痛,把儿子接回来,把病历卡连同儿子,送到本乡卫生院,成天挂着盐水。但除了输液,儿子吃不进什么,想给儿子弄点儿吃的都没有办法。

焦申茂两口子在病床前守候儿子时,哭着问:“儿子啊,你咋会得着么个病呢?你感到有点不对头了,就该早说啊……”

儿子这才断断续续地说:“爸,妈,我要走了,现在该给你们说实话了。当初,我们信誓旦旦,以为大学生创业的春天真的到了,四人合伙投资创办了一家软件公司,可做起来才晓得,投资创业,根本就不是刚出校园的学生能胜任的,刚五个月,我们就破产了,而且血本无归。他们三个,家里要好一些,虽然受了打击,但不像我。我想到二老一辈子太不容易了,我不想给二老添堵,就瞒着二老,这几年一直在下苦力,想攒够十五万,把二老靠拼血汗攒的钱还了,活儿累,超强劳作,舍不得吃,身体早就垮了,就一直硬扛着,今年两肋下胀痛得人都站立不稳了,这才去医院检查的……”

梁桂花听得嚎啕大哭起来:“儿啊,你哪门要那么死心眼哦……”一句话没说完,就哽咽得说不下去了。

焦申茂虽然是个大男人,也泪流满面了。

没到一个月,儿子就断了气,焦申茂夫妇只能强忍着巨大悲痛,把儿子弄去火化了……

共 268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看完这篇小说,挺让人伤感的,也让我们看到了,作为父母那颗疼惜儿子,一声操劳的情景。焦申茂两口子通过种庄稼让小日子过得很红火,但儿子因为创业累垮了身体,而且创业失败,最终还因为患上了肝癌离开了人世。但儿子却是懂事的,正因为这样,才更让焦申茂两口子伤心。在儿子离开以后,他们也似乎想开了,没有再去种别人的田地。人生其实就是如此,但活着才是最重要的,身体是本钱。焦申茂的一生是普通的,是坎坷的,但也是不凡的。这样的普通人应该值得我们尊敬,也希望,所有的焦申茂这样的人,能够得到幸福。小说语言朴实,具有现实意义。欣赏推荐佳作。【编辑:哪里天涯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7-11-21 00:20:29 问好小说,感谢投稿短篇栏目,祝创作愉快!
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7-11-21 07:47:4 谢谢哪里天涯老师!

陕西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
连云港好的治性病医院
遵义儿童癫痫哪里治疗
深圳博爱曙光韩国登腾种植牙
黑龙江省军区医院预约挂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