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时尚

天苍黄第一百五十九章城门口的杀机

2019年11月19日 栏目:时尚

天苍黄 第一百五十九章 城门口的杀机各种猜测乱纷纷涌入脑海,老黄的神情凝重,王奋这才注意到,他的神情不对。“黄兄在想什么呢?”

天苍黄 第一百五十九章 城门口的杀机

各种猜测乱纷纷涌入脑海,老黄的神情凝重,王奋这才注意到,他的神情不对。

“黄兄在想什么呢?”

以王奋的家世才学,能称老黄为兄,已经是非常礼贤下士低姿态。

老黄端起酒杯,轻轻叹口气:“春光虽好,可惜,可惜,齐王此举虽然能让朝廷高兴,其实,皇上现在那有时间猜忌他,塞外之事已经让朝廷诸公焦头烂额。”

王奋点点头,朝廷现在最关心的是塞外之事,好在朝廷在去年秋天以很小代价平定了白山之乱,否则现在的形势更严重。

“黄兄觉着此次出兵塞外,能胜否?”王奋又问道。

老黄抿了口酒,想了下说:“如果我是尚书台诸公,我会忍下来,现在不是出兵的时候,朝廷府库不足,权臣掌控朝局,实在不是出兵的最好时机。”

王奋闻言不由点头,这与他的判断相同,现在实在不是出兵的好机会。

“我有点不明白的是,秋云将军在凉州多年,对塞外十分熟悉,为何不反对出兵。”王奋说道。

“这也是我的疑惑,”老黄吃了口菜,放下筷子说:“不过,我家东主是商人,赚银子才是我们的目的,朝廷之事嘛,自有肉食者谋之,退一万步说,就算战败了,塞外胡族也没能力侵入大晋,咱们何必担心。”

王奋呵呵一笑,赞同道:“这话倒是。”

“你知道吗,你那位小叔出现在扬州,这事你知道吗?”老黄忽然想试探下,看看这王奋是不是知道王家的安排。

“扬州?他不是上荆州去了吗?”王奋愕然反问。

老黄露出一丝嘲讽:“长江并不封冻,顺流而下,要不了半个月便到了扬州。”

王奋没在意这点讽刺,他皱眉想了想,苦笑下:“我这位小叔就喜欢四下游历,这些年冀州幽州青州并州走遍了。”

“你这位小叔可不简单,”老黄淡淡的说:“我家掌柜的与他接触过了,掌柜的传信回来说,你这位小叔非出世之人,心思很多。”

王奋十分惊讶,老黄看着,忽然明白了,皱眉问道:“你家里没通知你,我家掌柜的在扬州,并且和你小叔王泽见了面。”

王奋摇摇头,神情中有些悲凉,老黄怜悯的看着他,大家族虽然富贵荣耀,可若成了弃子,那比普通家庭还凄凉。

王奋心里既愤怒又害怕,这个消息肯定不是假的,这样重大的消息,家里居然没有通知他,这里面的意思让他不寒而栗。

王奋没有心思再与老黄闲聊,但时间还不够,俩人还需要做戏,给老祖宗的眼线看,所以,他还只能坐着。

“我有点担心你的安全。”老黄忽然说道,王奋木然点头,他脑子一团乱麻,如果以前还只是推测,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了,自己成了老祖宗的弃子。

在害怕过去后,愤怒占据了上风,自己为了家族出生入死,老祖宗居然就这样将自己抛弃了,他不服。

听到老黄的话,他先是愣了下,才醒悟过来,苦笑下:“现在在帝都的人都是我的人,但这里面有没有老祖宗的人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小心点为好,你家那位老祖宗可不是容易认输的角。”老黄再度提醒道,刚才他想到一个问题,如果王家老祖宗要采取突袭方式偷袭帝都,出了沿途的守军外,还有便是帝都内要有人主持。

王奋显然不是,王泽倒是可能,可王泽现在扬州,如果他主持,那么王泽有可能要到帝都来。

“多谢黄兄,我会注意的。”

王奋没有心情再谈下去,他心烦意乱的敷衍了几句便起身告辞,草席茶几等也留下了。

老黄端坐不动,在外人看来,俩人又谈崩了,王奋气冲冲走了,老黄则十分无礼的坐着不动。

实际上,老黄正在梳理刚才冒出的想法,通过王奋和那封信,他逐步掌握了王家那位老祖宗的想法,而且,他是按照最坏情况推演。

推演半天,他还是不敢确定,王家的私兵或郡国兵州兵,有这个能力,突袭千里而不被发现,而且还能突入帝都,顺利活捉皇帝。

不管他怎么推演,这都是不可能的。

他不得不换个思路,如果他纠集士族,就象当年对付邵阳郡王那样,通过某种方式威胁皇帝,逼迫皇帝接受他们的条件,最后让齐王主掌尚书台,进而架空皇帝。

对,一定是这样,这帮士族门阀,这帮吸血鬼,他们吸干了大晋,吸干了天下黎民的血肉,不把他们消灭了,这天下岂能平安。

让柳寒在扬州出手,干掉王泽!

老黄微微摇头,这用不着他去提醒,如果有机会,柳寒一定出手。

当年的事在老黄心里留下深深的痛苦,除了他自己,还有邵阳郡王,当年王爷幕府英才荟萃,大家意气风发,决心改变天下,为万民谋福利,可最后的结果却是灰飞烟灭。

这些年,他反复思索当年邵阳之败,泰定帝转变态度是首要问题,可他为什么转变态度呢?

他思考的结果是,士族的威胁,邵阳革新,严重威胁了士族的利益,引起士族的不满。

当年,他没往太祖之誓上去想,今天他想起了太祖之誓,士族大概便是以太祖之誓为理由,来威胁泰定帝,致泰定帝转变态度。

可太祖之誓有这样大的效力吗?

当年不过是要士族门阀支持他打天下,天下安定后,太祖也许以高官厚爵,也算践行了当初的誓言,几千年了,那个皇帝开国之君不是这样,打天下时,就不断许诺,等天下打下来,谁还会践诺。

王家老祖宗在这个时候搬出太祖之誓,能让天下门阀士族响应吗?他们会冒险一块造反吗?

太天真了!

深吸口气站起来,整理下衣衫,回头看看柳铁,柳铜正在不远,警惕的注意周围的情况。

“上次你说你突破了,现在是武师巅峰还是跨入宗师了?”老黄问后,也不等柳铜回答便提起那坛酒,坛子里还剩点,他毫不在意的举起酒坛,就着酒坛就喝。

一口喝干后,将酒坛随意仍在地上,抹下嘴边酒痕,毫无形象的伸展下身子,便举步就走。

“距离宗师还差着呢,放心吧,黄师爷,一定能保你安全

。”柳铜笑眯眯的答道,自从柳寒柳铁离开后,他有了大把时间修炼,在大量丹药帮助下,他终于跨入九品,不过要达到九品巅峰,还需要勤加苦练,然后才能冲击宗师门槛,不过,能踏入九品,已经让他很兴奋了。

老黄笑了笑,摇头说:“傻小子,他们杀我有什么用,咱们瀚海商社真正的核心是掌柜的,真正有大智慧的也是掌柜的,我算什么,我啊,就是掌柜的竖的一块靶子。”

对于前者,柳铜完全赞同,瀚海商社的核心就是柳寒,商社的大事都是柳寒决定,老黄不过是在柳寒决策之后,监督实行而已,远没想象的重要。

当然,老黄也是柳寒的左膀右臂,他的作用在为柳寒拾遗补缺,在西域时,他是监督执行,回到大晋,他是柳寒熟悉大晋朝廷的引路人,而且他对朝政的熟悉,也是柳寒看重的。

王奋心事重重的离开柳林,十二个护卫保护着他的马车,大队人马向城里驶去。

路上的行人多了起来,马车的速度慢下来,在人群中缓缓行进。

眼看着城门口就到了,忽然从边上的面摊上飞出一串银链,银链诡异的穿过外围的护卫,直射向车里的王奋。

“大胆!”

随着一声轻斥,一道鞭影迅疾赶到,就在银链将要射入车内时,将其击落。

“杀!”

从人群中跃起两道剑光,直刺车厢,护卫的反应很快,四个护卫迎上去,在半空中便连续交手数下。

“保护公子!”

护卫首领高声大叫,话音还没落,便听见弓弦声响,一条大汉持弓站在三十余步外,脸上蒙着布巾,长袍撩起扎在腰带上,边上的箭壶里还插着数支羽箭。

“小...!”

一个护卫眼见阻拦不及,舍身扑上去,羽箭带着他的身体,钉在车厢上。

那大汉目光清冷,动作却是奇快,前一支羽箭刚刚离弦,便又搭上一支羽箭,两个护卫舞刀冲上去。

街上的人群炸开,正等着入城的人乱纷纷四下奔逃,隐藏在人群中的杀手拔出刀剑,悍不畏死的杀来。

城门口的兵丁惊呆了,光天化日下,帝都城门前,天下首善之地,有人居然敢如此胆大妄为。

“拉起吊桥!关闭城门!拉起吊桥!关闭城门!”

城头传来军官疯狂的叫声,兵丁慌忙推着城门关上。

“该死!”

车夫见状忍不住骂道,挥鞭抽在马臀上,马匹长嘶一声,陡然加速,向城门冲去,王奋的贴身护卫就坐在他身边,他紧张之极的四下张望,刺客的人数不少,护卫全部陷入苦战中。

马车向城门冲来,城门在缓缓关闭,城头出现大批兵丁,忙乱的将守城弩搬出来,吊桥在缓缓启动。

“驾!”

车夫大喝一声,马车迅速冲过街道,眼看着便要冲上吊桥,忽然腰间一凉,他低头一看,一把匕首刺入腰间,他不相信的看着身边的贴身护卫。

贴身护卫面无表情,手上再度使劲,匕首更深的插入他的体内。

(本章完)

生物谷药业
生物谷药业
生物谷药业
生物谷药业
生物谷